logo
header-add
首頁 > 藝術 > 正文

寫生:換個角度看世界

梁騰   2019-07-09 14:06:36   中國文化報

原標題:寫生:換個角度看世界

  寶泉(國畫) 梁騰

  梁騰

  從小學畫就聽過不少畫家的故事,而這些故事中絕大多數又是畫家寫生的趣事,比如齊白石為了畫好蝦,在案頭的水盂里養長臂青蝦的故事;徐悲鴻為了畫好奔跑的馬,常常跟在馬后面,觀察馬跑之姿。抑或國外,維羅喬教達·芬奇的第一課便是日復一日地寫生雞蛋,維羅喬跟達·芬奇說:“在1000個雞蛋里面,從來沒有兩個形狀完全相同的。即使是同一個蛋,只要觀察的角度不同、照射的光線不同,它的形狀也不一樣。我叫你多畫蛋,就是為了訓練你觀察和把握事物形象的能力,使你能夠隨心所欲地表現一切事物,這樣才能把畫畫好。”

  且不說這些故事的真實性如何,我們從事繪畫藝術,通過寫生來訓練自己的技術和觀察力總是不可或缺的一課。比如嶺南畫派的黎雄才先生,他在留學期間,將“博物學”運用到對標本的寫生訓練中,通過草蟲花卉的寫生,練就了扎實的寫實能力,而這些能力在其“新國畫”形成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。

  寫生又不僅僅是訓練技術和觀察力,搜集素材也是寫生的目的之一。特別是沒有相機以前,“搜盡奇峰打草稿”成了一種手段。對于山水畫來說,唐代畫家張璪雖然已經提出了“外師造化”,但大多古代畫家常常只是飽覽名山大川后,回到畫室通過記憶描繪。當然,其中一個原因也可能是中國畫繪畫工具不易攜帶。在一次拜訪梁世雄先生時,他回憶與黎雄才寫生時所使用的工具,一支禿筆,一個裝有墨汁的小墨盒。紙張大多是在室外不易被風吹破的冊頁或是已托裱好的畫紙。所以我們看到,不少黎先生的寫生畫稿都是以速寫的形式呈現,回到畫室后再重畫一張進行再創作——包括位置的再經營、筆墨的再錘煉以及色彩的再布局、意境的再營造??梢韵胍?,寫生對于黎先生來說即是創作。那么,今天交通的便捷和中國畫寫生工具的改進,讓我們能做到在現場完成一張不用依賴于回畫室才能完成的作品?;蛘哒f,真正做到寫生即是創作。

  寫生對于中國畫來說也是一種普及。不止一次遇到在山岳中寫生時,有游客問手執毛筆的你是不是在畫素描。當你告訴他這是中國畫時,他便會駐足觀看,嘆道:“原來這就是國畫。”其中不乏羨慕畫家寫生的愜意,殊不知作畫之人并沒有那么閑適,反倒是會糾結,為如何讓眼前景色既是他們能看到,又能通過畫家筆下的畫表現出他們所不能看到的新角度而百爪撓心。

  在寫生中,所謂要尋找不同的位置,就是要尋找不同角度去看待問題,因為在一般情況下,你接受了一種既定的看法,就會深陷其中,成為既定的視覺審美。因此寫生要做的,就是不斷跟大家說:“來,我們換一個角度看看。”

  能換個角度看看的又何止是風景,生活不也是如此么。寫生也應能成為一套觀察生活的方式。在寫生時,不僅是如何讓自己通過寫生呈現生活,更是通過寫生讓自己更好地去認識生活,從而更好地熱愛生活。

  每個人都會詢問這個問題:“生活的意義是什么?”盧梭告訴我們:“生活得最有意義的人,并不就是年歲活得最長的人,而是對生活最有感受的人。”這又讓人想起禪宗里那個有名的公案:“未參禪時,見山是山,見水是水。及即至后來,親見知識,有個入處,見山不是山,見水不是水。而今得個休歇處,依前見山只是山,見水只是水。”寫生不就是這樣一個道理么,在嘗盡登山之苦,以及為表現一個景象而不可得之苦后,能夠讓作品既不淺顯蒼白,也不矯揉造作,也算是修行的一點印證。

 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第一頁
下一篇:中國美術館:南京書畫院建院40年書畫作品晉京展

評論排行
久久精品午夜福利